唯有坏人和庸人才

明天,在某个盛黄冈典以前,一个500人的群里,有人指出“希望我的对象们都把头像换成国旗”,倘使只是自己是因为爱国热情而自发自愿地那样做,倒也无可厚非,但对着好六个人暴发这样的倡议,就展现有点搞笑了啊?

那话发出来之后,有人在群里回复了一句:呼吁群主将提这些提议的人踢出群。
另一条反馈是:+1。

那个事,权且当笑话啊。他也说不定只是一代四起,我们并不可能单凭这一件工作,就判断此人一定如何。

但次日,有意中人来吐槽说,博客园上被“抵制日货”的声音给刷屏了。爱国爱到那份儿上,我也真是醉了。我敢断定,发那种主张的,绝大多数,都是“底层民众”,而无法有官二代、富二代。

科学,官二代、富二代,都留意着自我逍遥自在,玩自己的生活吧;各路成功人员,都在忙自己的事业啊,只有底层民众的爱国热情永远不减。还真认为这一个国家是你们自己的?

情人问我,怎么对待那种光景,我文不对题地说了一句:除去官员和极个别真正有进献精神的人之外,有一个规律——越是平庸的人,越不难有“集体主义思想”。广场舞大妈怎么总喜欢成群结队出现?那种集体行动的逻辑,跟能力比较差的人更“爱国”是相同的。

为啥说平庸的人更便于有集体主义思想?因为,那样的人,总想少劳多得,从集体中沾点光。比如,《平凡的社会风气》里,田福堂和孙玉亭那七个形象,很有出色意义,他们想方设法阻碍包产到户的作为,生动地印证了,最拥护集体主义的,是如此几类人:当官的主政的;虽无一官半职但有望在将来执政的枭雄;希望搭便车的懒汉;没本事的人;脑子不佳使的。简单地说,坚定不移集体主义的,要么是坏人,要么是凡人。(真正的“贡献家”太少了,大约可以忽略不计。)

阿斗喜欢集体主义,还有一个缘由是,他们懦弱,不太敢单兵应战。君不见,那个贴大字报的、对日货进行打砸抢的,都是搭帮而行的?恰恰,这样的人,绝超过一半,在思想上,都属于“毛左”,他们是集体主义的拥护者,唯有在公私中,他们才能“找到我”。

与“对公私的钟爱”相关的,是共用自豪感。

亚洲城如何登录网页版,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意识一个难题,即有为数不少的人,以当地(自己家乡,或者是协调拼命地想融入的城池)的房价高而感到自豪;至于她是还是不是曾经买过房子了,或者能或不能够买得起房,则并不影响她的那种“自豪感”。因为我们总是很不难误认为房价跟经济升高水平以内呈正向关联,“我的家门”房价高便表示“我的乡土”经济发达,由此“我”感到自豪。

其它,还有一个更是有意思的情景:在那个错误地将地点的高房价等同于“经济升高快”并为之感到自豪的人中等,往往是那多少个收入水平更低的人,也即是世俗标准下的loser,他们的这种自豪感要尤其领会一些。这又是怎么吗?在一个共用中,往往是力量差点儿的私房,他的“集体荣辱感”要更强一些,于是便越是期待把团结跟国有捆绑在同步,“沾一点集体的光”。(总体而言,混得差的人,平素梦寐不忘的是“我以国有为荣”,而“混得好的人”,所关怀的大旨则是“让集体以自家为荣”。)

与“没本事的人”的“集体自豪感”相对应的是,那一个“混得好”的人,则反复是急着撇清自己跟国有的涉嫌,绝不轻易将自己所得到的成就跟国有扯上涉及——比如,中国的财富精英大都有很强的移民意愿;再譬如,有选手在列国赛事上赢得成绩后,是先感谢父母,而不是先感谢祖国的作育。

在一个公家中,三种人最贫乏归属感:1.觉得温馨很差劲、自卑感强的人,他们努力想融入集体,但意识很难;2.金榜题名的人,他们屡屡不屑于与那么些集体长的其余人为伍——一方面是因为,卓绝群伦的觉得,高处不胜寒,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不愿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像田福堂、孙玉亭那样的“领导”、懒汉、庸人给“平均”掉。

孙少安,便是那种“强者紧缺归属感”的良好。他在单干之后再帮扶村民脱贫,会特地有成就感,但此前在公共里被别人沾光,却不会有如此的成就感。

因而,他们很想退出集体。

非凡分子之所以“离心力”很强,还有一个缘由是,他们明明是凭个人努力取得了某项荣誉,但寒碜的决策者却会强调说那是“集体智慧的果实”,荣誉也是“属于国有的”。比如,你搞个科研成果,专利属于公共,当然无可厚非,但官员日常会“署名”;假若,你要代表一个大的公司外出去参赛,参赛时强调一下“领导培训”倒也在客观,不过,领导还会需要你在发布获奖演讲的时候,把他的小外甥、最大得宠的小外孙子(公司内的其余“兄弟单位”)的名字也提一提。。。那样,那一个卓越分子就得被迫与那么些并未对那几个项目做出过任何贡献的人来分享那一个荣誉,你说,他能甘心吗?即便他自己高节清风,能经受,可以,报那么一长串“与此案非亲非故”的名字,不别扭吗?

看通晓了吗?平庸的人或心术不正的人热爱集体,是为了占便宜;而非凡分子之所以不热爱集体,则是因为恐怖吃亏。从共产主义几十年的野史来看,那种恐怖,当然是有要求的。

网站地图xml地图